文艺好青年/北港人的回乡饭──老受鸭肉饭
2019-08-16

思念家乡味,古今台外皆然。唐・杜甫有首诗《赠别贺兰铦》写的是情同手足的朋友终于要离别,最后有一句:「我恋岷下芋,君思千里莼。生离与死别,自古鼻酸辛。」


杜甫借用各人有各自的家乡味,最后还是得回去思思念念的故乡,所以朋友感情再好,终须一别,人生无不散的筵席,各自回家去吃自己。诗中的「千里莼」,《世说新语》里记载有处叫「千里湖」的地方,有着一种莼菜做的羮汤(或称「蒓羮」),不用盐豉调味就「夭寿好吃」,古诗云:「百年蓬鬓关心切,千里莼羹与愿违」是表达思念家乡美味的意思。


另一味为岷下芋,语出《史记·货殖列传》:「吾闻汶山之下,沃野,下有蹲鸱,至死不饥。」蹲鸱,就是一种芋类,汶山即岷山,意思是岷山出产的芋头最是好吃,称「岷下芋」。


千里莼或岷下芋都是家乡好味道的代名词,出门在外,尤其是到了别人家的国度,这种悬念一起,真是令人鼻酸辛,而现在网路发达了,偶见人分享美食影片「视吃」,更是令人骚痒难耐,恨不得立刻束装返国,好好大吃一顿。


对岸中国文献里有位西晋诗人张翰是吴江太湖一带的人,他为人不拘小节,自称「江东步兵」,却鬼使神差做了几年官,非常勉为其难,当时又发生了八王之乱,齐王乃将他纳入麾下,加以笼络,不准辞官,但张翰觉得自己实在和官场格格不入,就做了首《思吴江歌》:


秋风起兮木叶飞,吴江水兮鲈正肥。

三千里兮家未归,恨难禁兮仰天悲。


想起家乡的鲈鱼正是季节,硕大肥美,自己却离家三千里而不能归,宛若人质,不禁悲从中来。

文艺好青年/北港人的回乡饭──老受鸭肉饭

我偶游北港,便会来这老受鸭肉饭,店家自述:


民国前三年蔡家曾祖父为养育五子、六女,以扛担方式贩售白煮鸭及燻鸭维生,期间子女陆续长大成人,为图精緻鸭肉口感,令其二子学习如何精选鸭肉品种食材,三子、五子则专攻烹调技术,做出口味独特烟燻鸭肉、鸭肉羹,于北港深受好评,唯长子全盲,人称「智高伯」,虽因双目失明,以占卜为生受人敬重,但对父亲一生矢志鸭肉世袭基业,自己却无法克绍其裘,一直耿耿于怀。


终于在民国40年,由年方16之子,自行创业,秉承父志,创立原味鸭肉饭又称「回乡饭」,原味炖鸭汤又称「浓郁汤」,传为地方美谈,更形成北港传统美食的一大特色。


如今每日精挑饲养百日以上的土番鸭现宰现煮。不过说到土番鸭,见微知着,足徵台湾养殖技术之高明,要说清楚其实落落长。


简单说,土番鸭又称「合鸭」或「骡鸭」,马、驴交合而生骡,骡已不能生殖,土番鸭亦同,纯为肉鸭,但这育种过程极为複杂,大体为公番鸭、母菜鸭、改鸭及北京鸭杂交育种而成,而所谓改鸭係泛指北京公鸭与台湾菜鸭的杂鐜种,比较常见的有白改鸭、大改鸭及花改鸭。白改鸭则是由北京公鸭与白色菜鸭杂交一代,全身纯白,嘴喙及脚胫橙黄,体型介于北京鸭与白菜鸭之间。宜兰分所选育出来的白改鸭民间俗称「中心改鸭」,而其后发展出来的则称为「合鸭」。


老受鸭肉饭除了舖上甜美的鸭肉片外,且精炼齿颊留香的鸭油,肉丝嫩而不柴,淋于精选浊水溪米煮成的米饭之上,食来很续嘴,必得扒上好几碗才够气,真可谓此物只应天上有,人间难得几回见?


用手机拍了影像来分享:


老受鸭肉饭地址: 云林县北港镇中山路104号
本文由 鱼夫 授权,文章 连结